揭尔逊“理想主义”外交的扩张本质

伍德罗·威尔逊是美国历史上的著名总统(1913—1921)和学者型政治家,在美国内政和外交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,其内政外交政策也成为相关学者不断关注和争议的话题。

伍德罗·威尔逊是美国历史上的著名总统(1913—1921)和学者型政治家,在美国内政和外交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,其内政外交政策也成为相关学者不断关注和争议的话题。国内外学者都试图揭尔逊主义与时代变化的内在联系,但往往因立场、视角不同,对19—20世纪之交的世界变化和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外交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分析。杨春龙的《威尔逊国际政治理想主义研究》(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1年版)以唯物史观为指导,比较全面客观地揭示了20世纪初期世界变局的基本内涵和国际社会革新的基本趋势。

该书以辩证眼光看待历史的变化,客观分析现代化、全球化的影响,揭示二者之间的内在联系。19世纪末20世纪初,随着经济与科技的进步、全球联系的加强,资本主义各国之间的争斗变得更加频繁而激烈,世界大战的爆发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下现代化、全球化的必然结果,人类被推向战争的深渊。与此同时,现代化、全球化也造就了要求推进国际社会变革的呼声和力量,国际社会秩序的变革成为历史进步的客观要求。在两种世界变化趋势中,过于强调前者易使人产生悲观主义的认知,而过于强调后者则易使我们过度乐观乃至耽于幻想。该书认为,与现实主义相比,理想主义具有更多的历史乐观主义色彩,因此,更需要把它置于当时国际社会变革的历史背景下,通过充分揭示国际社会革新潮流理解其生成背景。该书花费较多笔墨分析20世纪初期世界的深刻变化及其对传统观念、列强传统扩张模式的冲击,这对于充分理解“战争与革命”时代来临、国际社会革新要求显然是十分重要的。

战争与和平、冲突与合作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威尔逊关注的至关重要的国际问题。他的国际政治思想内涵极其丰富,但该书侧重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大国之间战争与和平、冲突与合作的理念和实践研究,这显然把握了威尔逊时代美国外交的核心关切。该书认为,威尔逊的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本质上是世界变化背景下美国特殊国情、特殊传统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特殊利益诉求的反映。“通过推进大国联合和主导大国关系变化,按照美国利益和愿望推进国际社会革新,建立美国治下的和平秩序,实现美国‘领导世界’‘改造世界’和‘新扩张’梦想,这是威尔逊国际政治理想主义的基本内涵和目标。”换言之,通过主动顺应变化更好地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,这正是威尔逊主义最为显著的基本特征。

关于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的历史评价,国内外学界往往走向两个极端:一是美化、夸大其推动国际社会革新的意义,把威尔逊描述为积极推动国际社会革新的“现代政治家”;二是怀疑或否定其对国际社会变化的作用,甚至把威尔逊视为顽固守旧、革新的人物。在我国,一些人曾经给予威尔逊及其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极高评价,甚至忽视了其“理想主义”的国家利益基础,忽视了其追求对外扩张和争夺霸权的帝国主义本性。当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、为美国全球扩张服务的本质逐步暴露后,一些学者转而侧重于揭露其自私自利的侵略扩张本质,却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20世纪前半叶特定时空环境下美国外交与英、法、德、日、俄、意等国对外政策的差异性,忽视了威尔逊时代美国“理想主义”外交所体现的美国国家利益的具体性和特殊性。在美国,标榜“自由国际主义”的学者,不仅强调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是现代世界变化的产物,而且把威尔逊偏颇的美国式立场和利益观、价值观也一并视为现代国际社会革新的要求,把“世界美国化”视为历史的必然。而部分自诩的“现实主义者”则竭力标榜国际政治现实主义,怀疑乃至否定其为美国世界霸权和全球扩张服务的实际作用,但并不觉得其观念中偏颇的立场和价值观有什么不妥,甚至同样视为理所当然。

该书充分揭示了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的扩张本质及其立场、利益观、价值观的偏颇性,也肯定了其对世界变化一定程度的适应性,体现了超越美国学者局限性的科学态度与中国立场、世界眼光的有机结合。该书认为,威尔逊的“改造世界”构想本质上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政治家提出的国际社会革新方案,反映的是美国全球扩张和争霸世界的利益和价值诉求,不可能真实全面地反映世界变化的要求和各国人民的美好愿望。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的历史价值,不仅表现在思想上或理论上成为美国全球扩张和争霸战略设计师、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主要代言人和现代西方国际关系学奠基人,而且对20世纪美国外交和国际社会变化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。此外,虽然巴黎和会上美国代表团遭遇挫折,国联盟约被美国国会否决,但该书认为,并不能就此得出威尔逊外交失败的结论。事实上,威尔逊外交虽遭遇挫折,但最大限度地维护了美国的国家利益,加速了美国全球扩张和争霸的进程。

《威尔逊国际政治理想主义研究》是一部严肃的历史学著作,坚持以历史眼光看待问题,始终把问题置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加以分析,注重收集、考证和使用第一手历史资料,力求以客观事实和充分可靠的历史资料说话,体现了历史研究客观理性、努力还原历史本来面目的严谨态度。同时,鉴于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是一个明显的跨学科课题,该书吸收、采用了现代化、全球化和国际政治理论等相关学科的研究成果和方法,跨学科研究成为该书一大特色,也成为其不囿成见、推陈出新的重要因素。书中关于威尔逊国际政治“理想主义”视域下美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利益观特殊性的分析,很好地运用了跨学科理论和方法,为分析特定历史场景下的国家利益提供了一个成功的历史案例。

对于书中各种具体观点,读者必定各有自己的见解。作为严肃而颇有新意的历史学著作,该书对于推动相关问题的深入研究和进一步交流,无疑具有重要价值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